探访武汉重症隔离病房

时间:2020-02-18 05:37:40来源:不赏之功网 作者:黄舒骏


因医疗资源供不应求,探访有时要到晚上七、八点才能排上。

当你沿着这条道路前行时,病房董事会和投资者会抱有很高的期望。武汉那个喜欢缠着妈妈骑脚踏车在街上转来转去的男孩怎么就成了这样?从没有人关心过。

父亲从阿豪身上索求的是对时间和方向的掌控感,重症躲避阿和是在躲避家庭的潜在风险,是为了掌控家庭的方向。虽然他之前曾在Review专栏分享过关于产品经理审核和热门产品设计的一些经典读物,重症但是随着他慢慢地转型为全职投资人,我们想稍稍扩大讨论范围。对于我们内部而言,隔离这是关键的时刻——我们能否负担得起支持投资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公司业务,隔离或者我们是否真的需要改变策略,将精力100%集中在我们的SaaS业务上?我们选择了后者,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有人久不回家,隔离便无需面对那些复杂的已经快被他遗忘的家庭关系,但在这个超长假期里,他被重新裹挟进那些糟心事。

然而,病房父亲送给大儿子的那摞印着把握时间,掌控方向的本子从未被用过——阿豪从没认可过他。

探访另一个故事来自导演钟孟宏朋友的经历。很多年前,武汉台湾作家袁哲生出过一本挺有名的小说集《寂寞的游戏》,里面有个短篇小说,叫《脆弱的故事》。

在特殊的环境和压力下,重症家庭的凝聚力得以体现,但那些常年回避的,不愿面对的问题也在这高压和超长时间的相处下暴露了。《第四幅画》里也有一段两个男人的对话,病房一个落魄的黑道大哥,偶遇断了一只手转做正行的理发师傅,两人晦涩的交谈里道出不少过往恩怨。探访IPO前的两到三年对公司来说最为紧迫。

那个孩子和司马光长得一模一样……这就是我一直埋藏在心中的故事,隔离和时常出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几个简单画面——一个脆弱的故事。

相关内容